這可能是創造了反腐的一項新紀錄,據媒體報道,近年河北省紀檢監察機關加大辦案力度,一批“小官巨腐”案件也被查處,其中,某市一涉嫌受賄、貪污、挪用公款的官員家中搜出現金上億元、黃金37公斤、房產手續68套,貪腐程度令人觸目驚心。
  上月底,發改委原副司長魏鵬遠腐敗案打破了新中國成立以來贓款現金數額的紀錄,當時曝光的現金數額是2億元,腐敗程度讓人咋舌。輿論聚焦發改委這個部門的權力架構,分析的邏輯是,部門過大的權力直接導致了官員權力尋租的空間。這種邏輯有一定的說服力,在很多個案中也得到印證,但河北此次查處的“小官巨腐”案明顯偏離了這種邏輯,它提示我們,打老虎行動正酣,拍蒼蠅的緊迫性也值得重視。
  相對魏鵬遠所處的位置,此次媒體報道所提及的“小官巨腐”案腐敗官員顯然不可相提並論。但兩起案件當事人權力大小迥異,卻有著同樣讓人觸目驚心的貪腐結果。這背後的原因其實並不複雜,權力變現的能力未必一定取決於權力大小,譬如城管,向來就被視為邊緣的權力部門,輿論放大了城管群體與攤販的矛盾,卻忽視了城管在城市管理方面涉及的巨大利益,其實該部門腐敗現象一直較為嚴重;又如各地的車管所,也不乏“小官巨腐”的案例,上月初,河北石家莊市車管所第三分所系列腐敗案一度備受輿論關註,此案中所長受賄近300萬元,而向來被忽視的臨時工竟然也貪污30萬元。至於說各地出現的房叔、房姐,多數也只是普通的政府公務人員,他們有著不起眼的權力,但恰恰因為處於權力體系的末梢,有很多人有求於他們,併為他們提供了權力尋租的便利。
  小官的權力雖小,但往往是看得見的權力,容易產生直接的影響,這是“小官巨腐”的主要邏輯。當然,除此之外,同樣值得註意的是,基層的權力缺乏約束,並且容易形成權力保護傘現象,一個政府公務人員在同一個位置工作多年,必然會產生一定的關係格局,即所謂的人脈,這使得他們的腐敗行為經常處於被保護的狀態。如果註意到這一因素,就不難理解,為何廣州原副市長曹鑒燎這樣的高官,為了方便貪腐竟然三番五次拒絕組織提拔。
  打了多少只老虎,打老虎是否足夠徹底,一直被視為評價反腐決心的重要標準,與之相對,拍蒼蠅因為涉及更多的人群,過去一直被忽視。其實,“小官巨腐”這類現象往往是常態腐敗現象,它們反映了整個權力體系目前存在的普遍問題。  (原標題:[短評]“小官巨腐”警示常態腐敗問題亟待解決)
創作者介紹

張靚穎

zobpzsepo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