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子墨(左)董逸飛
  隨著我校GMTV(註:高新一中初中校區電視臺)新一集脫口秀《噼哩啪啦》的播出,“路邊攤能不能吃”已然變成了學校里最熱的話題。不少童鞋都是一邊吃著路邊攤,一邊為這集節目點著贊。
  我們本期的《深度·故事》就要和大家深入地“諞一諞”GMTV里這檔讓很多同學笑得根本停不下來的娛樂節目《噼哩啪啦》。
  >>準備拍試播集 節目名仍沒著落
  《噼哩啪啦》是GMTV一檔雙人搭檔主持的娛樂脫口秀節目,每集針對一個話題進行對立觀點的爭論,節目通常選取的都是一些無法用“非黑即白”來定義的話題。雖然目前的《噼哩啪啦》讓大家看得很嗨,但是在節目製作初期,卻滿是問題。
  “至少要聽起來順耳,叫起來順嘴,想了很多的名字,都不搭。”節目製作人之一楠醬老師笑著說道,“一次試拍的間隙,大家都在一籌莫展的時候,墨墨同學說‘這個節目主要是幹嗎?就是兩個人噼里啪啦地你說一堆,我說一堆,不是麽?’然後我們靈光一現,覺得噼里啪啦聽起來很贊,有種很微妙的感覺,就決定用這個名字了。”
  至於《噼哩啪啦》為什麼會用“哩”而不是“里”,是因為“這樣看起來有很多的口,感覺很多人在說,哈哈!”就此,《噼哩啪啦》很隨意地有了一個名字。據說,這個名字還因為朗朗上口而受到學齡前兒童的喜愛。
  >>早期定位不明確 拍攝幾度擱淺
  據瞭解,《噼哩啪啦》在拍攝試播集的時候,由於選題等問題,曾幾度暫停拍攝。
  “最早我們的選題是班級里的趣人趣事,大家都準備了很多的包袱,但是最後拍攝出來的效果並不好。那會兒還沒有確定兩個人要針鋒相對,只是進行一個趣事的分享,我們拍攝的時候也覺得情緒總是進不去,一直不在狀態,最後就只能先暫停。”節目主持人之一董逸飛說。
  經過幾次的試拍和短暫停工後,節目組開始反思問題出在什麼地方。“後來我們想到可以像陝台的‘大民小民’那樣,把觀點對立起來,應該會有不錯的效果。”節目主持人之一劉子墨說,“雖然我們借鑒了他們的一些創意,可能也有人認為我們在山寨他們,這點不置可否,但是我覺得我們可以創造一些新的形式,來削弱這種印象。”
  抱著這樣的想法,節目組決定嘗試一下。大家經過幾番討論,敲定了“中學生該不該追星”這個話題,“這個話題相對來說比較有爭議,同時也貼近廣大同學的生活,有探討的價值。”
  >>因拍攝跨學期 只好拓展新思路
  目前播出的第二集“路邊攤能不能吃”的拍攝過程,相比第一集更為坎坷。
  由於“路邊攤”的話題相較“追星”而言,觀點有著一定的偏向性,“我們拍攝了好幾次,但是墨墨的發揮不太穩定,的確這次她不占優勢,甚至說都不占理,路邊攤雖然方便便宜,但是確實不健康,所以這次的話題也挺難為她的。”攝像師馨姐說。
  為了能讓這個話題有更多的擴展性,節目組選擇修改話題,從“路邊攤能不能吃”變為“路邊攤該不該被取締”,這一次,儘管有話可說,但是,面臨學校放假,拍攝被迫暫停。
  新學期開學,原本計划著儘早開拍,卻因兩人的髮型有較大變化而又一次停止。“當時我們也挺鬱悶的,但是這也是沒法預料的事情,哪怕重拍也比明顯穿幫要好,所以只能修改計劃。”楠醬說,“因為既想保留之前拍的內容,又得找到新的形式來彌補之前沒有說到的東西。我們一群人頭腦風暴,想了各種辦法,最後,決定這一集充分娛樂化,並加入喜劇劇情元素,將兩個部分串聯起來,同時,第二部分也嘗試用邊走邊聊的方式來呈現。”
  >>加入互動 未來嘗試不同的形式
  對於《噼哩啪啦》日後的拍攝,主持人董逸飛和劉子墨也有一些不同的構想。
  “我覺得以後如果能加上更多的現場互動會更好,兩個人有點兒冷清,少點兒氣氛。”董逸飛說。“不過我覺得其實現在也挺好的,我倒希望能有更多有趣的設置,我們拍著開心,大家看著也開心。”劉子墨搶話說道,“其實如果在不影響學習的前提下,我們很想多拍一些,拍攝的過程很有意思,這種體驗也很難得。雖然有時候我說不過他,不過我相信通過我的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會有人支持我的,一定會的。”
  據悉,《噼哩啪啦》第三集將於11月底開拍,新一集會不會讓童鞋們更期待更喜歡呢,或者會不會製造一個新的熱點話題呢?我們拭目以待吧。
  (原標題:節目拍攝曾遭擱淺 主持人榮升校園明星(圖))
創作者介紹

張靚穎

zobpzsepo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